欢迎您光临金博宝188备用!

金博宝188备用 > 数据 > 全球二十年的捕鲸禁令将面临着,捕鲸要求遭否决日本再度威胁

全球二十年的捕鲸禁令将面临着,捕鲸要求遭否决日本再度威胁

时间:2019-12-11 07:29

  央视网消息: 两年一次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10号至14号在巴西弗洛里亚诺波利斯举行。11号,在大西洋南部设立一个鲸自然保护区的提案再次在大会上被否决。

原标题:日本拟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日本政府消息人士20日披露,日本可能最快下周通知国际捕鲸委员会,打算明年退出这一多边机构,以恢复商业捕鲸。根据国际捕鲸委员会规则,如果希望明年退出,日本需要在1月1日以前正式通知委员会退出决定,以便明年6月30日终止成员资格。   国际捕鲸委员会依据1946年12月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签署的《国际捕鲸公约》设立,秘书处设在英国剑桥市,现有89个成员。委员会主要职责是调查鲸的数量,制定捕捞和保护太平洋鲸群的措施,对捕鲸业施加严格国际监督。鉴于人类滥捕导致部分鲸鱼种群濒临灭绝,国际捕鲸委员会1982年暂时中止商业捕鲸,1986年正式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严格禁止商业捕鲸。   日本1951年加入国际捕鲸委员会,1988年停止商业捕鲸。然而,从1987年起,日方利用公约漏洞,以“科学研究”为名持续在南极和西北太平洋等海域捕鲸。反捕鲸人士指认日本打着“科研”幌子,每年在鲸类保护区捕鲸数以百计,用于出售鲸鱼肉等商业目的。   过去30年来,日本一直寻求国际捕鲸委员会放松商业捕鲸禁令,如允许捕捞种群相对庞大的鲸类如小须鲸,受到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阻拦,始终未能如愿。国际捕鲸委员会内部长期就是否恢复商业捕鲸存在争议,冰岛和挪威公开拒绝遵守禁令。   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2006年通过一项支持恢复商业捕鲸的议案,但按照规则,推翻1986年禁令需要得到75%以上成员的支持。商业捕鲸禁令迄今有效。   2007年,日本曾暗示有意“退群”,以抗议国际捕鲸委员会维持禁令,但在美国等国劝说下放弃这一打算。日本遭遇的最近一次打击,是今年9月在巴西召开的大会上,日方提议修订国际捕鲸委员会决策规则、以便恢复商业捕鲸,澳大利亚、欧洲联盟和美国带头反对,议案最终遭否决。日本官员随后表示,日方与“反捕鲸”国家立场分歧明显,“不得不重新审视身为国际捕鲸委员会成员的立场”。媒体当时解读,日本在威胁“退群”。   日本政府人士说,“退群”后,日方仅考虑在日本附近海域和专属经济区恢复商业捕鲸,不大可能在南极海域从事商业捕鲸。一旦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日本将无法以“科研”名义在南极海域捕鲸。日方披露“退群”打算后,绿色和平组织批评这一决定是“严重错误”。这一非政府环境保护组织驻日本分部执行总监山姆·安斯利说,“无法接受这一抵制多边主义的做法”,希望日方改变决定。   据新华社

图片 1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国际捕鲸委员会即将召开新一届年会,支持捕鲸国家可能首次超过反对者 6月16日,国际捕鲸委员会将在圣西提岛召开新一届年会,今年,在这个已经管理捕鲸行为超过50年的委员会,支持捕鲸的国家可能第一次超过反对的国家。因为后者注意到,日本在近些年已经收揽了来自西非和加勒比海的至少19个国家支持日、挪等少数国家的捕鲸行为。蓝色海洋中游弋的蓝鲸、长须鲸、驼背鲸……也许即将失去长达20年的保护伞。 《华盛顿邮报》6月2日报道,国际捕鲸委员会的捕鲸禁令在二十年当中不时被日本、挪威等一些捕鲸大国所破坏,但是整体上讲,该捕鲸禁令对于全球生态环境,特别是鲸鱼种群的繁衍生息起到了巨大的保护作用。 但新一届年会,禁止捕鲸的规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由于日本等少数捕鲸国的“努力”。此次会议很有可能推翻1986年的禁止捕鲸的规定而扩大捕鲸范围。 日本:“阴谋阳谋”一起来 现在世界上只有日本、挪威等极少数国家在捕鲸,日本在其中首当其冲。在新一届年会上,美国等国的官员和环保主义者准备对日本发难。他们认为日本收揽了至少19个西非和加勒比海小国加入到该组织以支持日本想要扩大捕鲸权限的要求。 日本外务省官员透露,小泉周四要求安提瓜和巴布达群岛的总理支持日本在16日准备提出的扩大捕鲸规模的提案。 这位官员甚至还说日本非常自信在这次会议上获得绝大多数的支持,并认为支持捕鲸和反对捕鲸的声音正趋于一致,它们之间的分歧日益缩小。 另外也有媒体报道,日本为了防止在会议上出现不利于自己的情况,暗地里还在筹备在国际捕鲸委员会之外召开另一个分论坛,以此来分化反对捕鲸的强硬国家。 虽然没有确切证据证明日本近几年买通19个西非和加勒比海国家,但是国际社会对日本的这种秘密公关一直有所察觉。刚刚落幕的日本与太平洋岛国峰会上,小泉就宣布向参加会议的太平洋岛国提供450亿日元的政府开发援助,环保组织批评:这是日本利用援助来购买国际捕鲸委员会的选票。甚至有报道说,日本曾给予安提瓜1700万美元以换取其对捕鲸行为的支持。 不仅仅是日本,挪威、冰岛等捕鲸国家也准备在这次会议上采取措施,以结束20年的捕鲸禁令。挪威捕鲸委员会的一位叫卡斯汀克莱普斯维克的官员证实,本月16日召开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年会是一个机会,因为支持捕鲸的国家会占微弱多数。 世界大部分鲸肉出口日本 国际捕鲸委员会由捕鲸国家成立于1946年。1982年,该委员会要求成员国到1986年止,分阶段结束商业性捕鲸。但允许有限的研究性捕鲸。而挪威和日本继续以“科学研究”为名捕杀小须鲸。据悉,世界上大部分鲸肉出口到日本。 包括美国和日本在内的渔业官员表示,下个月国际捕鲸委员会就要对捕鲸业的前景做出新的决定。而目前支持扩大捕鲸活动的委员会会员国首次居于多数。虽然推翻已执行20年之久的相关国际法律需要四分之三的成员国支持,但目前的局面足以使日本等国掀起一次简单多数的秘密投票表决,从而使日本等国在国际捕鲸委员会中的地位得到巩固。 卡斯汀克莱普斯维克对媒体表示:“1990年以来一直是反对的声音占多数,去年双方几乎达到平衡,不过目前不是这样了。我们谈禁止捕鲸20年了,有什么效果?什么也没有。” 反捕鲸运动轰轰烈烈 然而,在少数国家积极推动解除禁令的同时,世界上的环保主义者和爱鲸人士也在掀起新一场反对捕鲸的运动。 美国的国际动物福利基金会1日在纽约的时代广场和洛杉矶的日落大道等着名景点宣传保护鲸鱼,支持禁止捕鲸,并且强烈要求日本遵守国际捕鲸组织的规定,不要试图用不光彩的手段破坏这项禁令。 反商业捕鲸的国家目前也正在积极努力活动,争取挫败日本等国的图谋。新西兰环境部长计划与基尔巴提、所罗门群岛等国家和地区的官员会面,而澳大利亚的环境部长正在南太平洋穿梭访问,旨在说服这些国家放弃支持日本捕鲸。 国际动物福利基金会的负责人格莱葛瑞怀特斯通认为:“大多数的美国人都认为应该保护鲸鱼,不应该废除捕鲸禁令。” 但澳大利亚参议员塞沃特表示,他已经与独立的国际法律专家陪审团联合,准备向国际海洋法院和国际司法委员会控告日本所谓科学捕鲸缺乏法律依据。 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5月27日,危地马拉民众大约200人在危地马拉城中心广场组成鲸鱼形状抗议捕鲸行为。 包括巴西政府官员和一些民间团体在内的巴西人联合会准备发起一项运动,使南大西洋地区成为鲸鱼自由的天堂,以此抗议日本等国的捕鲸行为。这一计划也得到了南非、阿根廷、新西兰等国的支持。 据悉,澳环境部长主要是对南太平洋岛国进行游说以阻止日本的提案获得多数票,他甚至放出“狠话”:“如果在即将召开的会议上,南太平洋国家支持日本的提案,这一地区就会成为招致国际社会愤怒”。 国际捕鲸委员会新西兰籍委员帕默对捕鲸禁令能否继续感到悲观,“假如善良的国家在委员会失去大多数地位,那将是非常坏的结果,我认为倾覆时刻已经近在咫尺”。 ■现状 鲸类生存仍面临巨大威胁 100年来,没有人质疑这样一个事实:商业捕鲸破坏了鲸类在全世界的生存,使许多种类的鲸面临灭绝的危险甚至彻底灭绝。 以蓝鲸为例,这种比最大的恐龙还要大两倍的动物在美国海岸的数量,1920年为25万头,目前的数量急剧减少了96%,而长须鲸的数量过去是60万头,目前也减少了92%.尽管国际社会一直对大规模捕鲸进行限制,但是技术的发展也对鲸类生存造成了威胁。比如美国海军曾经用声纳驱逐深海的鲸类,使一些鲸类时常撞到渔网或者误撞船只。 美国研究鲸类的专家罗杰佩恩曾经在1968年首次记录下驼背鲸的歌声,日前他对媒体表示:“得知鲸类数量急剧减少,所有人都非常吃惊,甚至在一些区域,它们的数量不足以支撑一个种群存活。因为人类的某些行为,目前鲸类生存正面临着巨大的威胁。” 的确,在捕鲸禁令的保护下,一些种类的鲸数量渐渐得到恢复,例如小须鲸,已经增长到大约数百万头,然而,好不容易恢复种群的小须鲸,也正是捕鲸国家猎杀的对象。冰岛去年捕杀了39头,挪威捕杀了639头。日本则捕杀了853头小须鲸和濒临灭绝的长须鲸。 ■声音 人们需要抵制日本的产品,只有这样才会迫使日本经济界向支持捕鲸的日本政客施加压力。———《基督教科学箴言报》6月2日社论 “食人族也是文化。人类确实存在某些文化因素,但这些文化因素违背了文明发展和保护自然的基本原则,假如我们不愿意保护好鲸类,那么自然界余下的物种也时日无多了”。———美国环保组织领导人威特斯通 “确实,我们正在捕杀鲸,但是鲸类的数量恢复也是巨大的,而且日本国民也很疑惑,为什么只有鲸才能这样礼貌的对待,牛肉、猪肉、鸡肉——它们都是动物,但是人们照吃不误。———日本议员YoshimasaHayashi “已有的文字记录显示,挪威人从公元9世纪就开始捕鲸,对于挪威人而言,接受盎格鲁-萨克逊世界的文化选择非常困难”。———挪威政府高官约翰森 南方渔网编辑:裴冰

  这一提案由巴西、乌拉圭、阿根廷、加蓬和南非等国提出,旨在为保护鲸类免遭各种威胁提供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当天,该提案因未获得所需要的全部选票的75%而未获通过。

国际捕鲸委员会14日否决日本提出的恢复商业捕鲸提案,引发日方再度威胁“退群”。

图片 2

国际捕鲸委员会10日至14日在巴西弗洛里亚诺波利斯召开两年一度的大会,以41票反对、27票赞成,否决日方恢复商业捕鲸的提案。

  据报道,在当天的大会上,反对捕鲸的国家认为,设立自然保护区能让鲸免于受到捕杀、气候变化、海洋污染等的威胁。而支持捕鲸的国家则认为,目前鲸的种群数量可以支持持续性捕杀。

日方代表团团长、农林水产副大臣谷合正明在表决后说,日方将“不得不研究所有选项”,暗示退出国际捕鲸组织。他在会后的记者会上称,国际捕鲸委员会“没能履行职责”。

  2016年10月,在斯洛文尼亚波尔托罗日举行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上,这一提案也被否决。11号,巴西环境部长表示,会将设立鲸保护区的“斗争”进行到底。

国际捕鲸委员会1982年决定暂时中止商业捕鲸,1986年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日本以“科研”为名,1987年起陆续在南极海域和西北太平洋捕鲸,受到许多国家和动物保护组织反对和谴责。

  巴西环境部长杜阿尔特:“我们会继续这场战斗,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是正确的。每年对海洋气候和哺乳动物,特别是鲸的科学研究表明,创造更好的保护环境是必要的。”

日本2007年暗示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以抗议禁止恢复商业捕鲸,经美国等国家劝说后留下。

  此外,据报道,日本方面10号向国际捕鲸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提案,提议解除对部分鲸种的商业捕捞禁令,理由是它们的种群数量足以支持恢复商业捕捞。这是日本时隔四年再次提交解禁商业捕鲸提案,而这一提议遭到众多反对捕鲸的国家反对。

2014年,日本提交恢复商业捕鲸的提案遭否决。同年,联合国海牙国际法院裁定,日本在南极海域捕鲸并非出于科研目的,要求日方停止这一活动。日本暂停2014至2015年度南极捕鲸,但继续在西北太平洋“科研捕鲸”,只是捕猎数量有所减少。2015年底,日本在没有获得国际捕鲸委员会批准的情况下,强行恢复在南极海域“科研捕鲸”。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海洋生物保护负责人拉梅奇:“一次又一次,一个物种接着一个物种濒临灭绝,这些动物不是某个国家的财产,不能用来捕杀和进行交易,它们是全球的财富。在这个鲸面临这么多威胁的时代,所有国家都有责任一起保护它们!”

共同社分析,本届国际捕鲸委员会主席由东京海洋大学教授森下丈二担任,是日本人时隔大约50年再次出任这一职务,对日本来说机会难得,因而今年再次提出恢复商业捕鲸提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1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期待重启商业捕鲸。”

否决日本提案前,国际捕鲸委员会13日以40票对27票,通过《弗洛里亚诺波利斯宣言》。这一不具约束力的文件呼吁恢复鲸数量至商业捕鲸开始前的水平,认定捕鲸不再是必要的经济活动,建议把观鲸作为商业利用鲸的唯一方式。

上一篇:未来20年中国要买7690架新飞机,中国20年内要买7690架飞机 下一篇:没有了